首页 > 游戏动漫 > 斗鱼张大仙嗨氏接连遭到停播真相 背后指向的是什么?

斗鱼张大仙嗨氏接连遭到停播真相 背后指向的是什么?

斗鱼张大仙嗨氏接连遭到停播真相 背后指向的是什么?    
  几年前,在英雄联盟主播身上发生的一些列事件正在王者荣耀主播身上再一次上演。
  
  8月31日,王者荣耀知名主播嗨氏发了一条微博,大意是由于发烧,无法直播。
  
  而在此之前的8月27日嗨氏刚刚宣布从虎牙跳槽斗鱼,紧随其后的是虎牙针对嗨氏违约的一纸诉讼,8月28日广州番禹法院宣布冻结嗨氏4970万元资产,并且还禁止其在其它平台直播的权利。
  
  根据斗鱼直播平台的信息显示,其最后一次直播的时间定格为8月31日00:04分,也就是说,嗨氏已经连续5天没有直播了,这在其成名之后,从未发生。
  
  种种现象表明,嗨氏的停播是由于司法的介入导致,而并不是所谓的发烧。
  
  就在嗨氏跳槽斗鱼事件被司法介入没多久,另外一位知名的王者荣耀主播张大仙同样收到了法院的禁令。
  
  而在此之前,张大仙同样是由企鹅电竞跳槽至斗鱼,企鹅电竞以违约为由发起诉讼,受理法院对张大仙本人发布禁播令,禁止张大仙在企鹅电竞直播平台之外进行直播行为。同时,禁止斗鱼直播平台对张大仙直播视频内容进行发布、推广等行为。
  
  与嗨氏以发烧为由停止直播不同的是,张大仙并未停止直播,其在微博发表声明表示以将违约金200万、附带半年所得的薪资全部交付企鹅电竞。
  
  但是,多名律师表示,从法律角度看,法院做出的生效裁定在按照法律程度被撤销前都是有效的,所以之前法院对他发布的禁播令,不会因为付了一定违约金就无效了,必须等待诉讼结束后的法院判决。而违反法院裁定,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对有相应行为的单位,也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法律条款来看,斗鱼可能仍未摆脱违法行为。
  
  游戏直播这个产业,似乎正在成为诉讼的高发地带,主播之间的互相跳槽正在急剧的破坏整个产业的生态。
  
  一
  
  实际上,如果熟悉游戏直播产业的人会发现,嗨氏和张大仙被起诉的事件在游戏直播发展的早期十分常见,而当时基本都集中在英雄联盟这个项目。
  
  比如,斗鱼起诉文森特的事件,当时文森特刚刚宣布加盟战旗TV,此后法院就冻结了其1500万元的资产。这件事情当时在网络上曾发酵过一段时间。
  
  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来说就是文森特在与斗鱼的合同期内,跳槽到了战旗TV,由此引发了斗鱼的诉讼,要求赔偿,法院受理此案,并暂时冻结了文森特的资产。
  
  根据相关的资料显示,由于在合同当中明确规定违约金数额为1500万元,而文森特的所有资产可能不足1500万,所以基本上所有资产都算被冻结了。
  
  关于这两者的关于违约的故事不是笔者这一句话能说清楚的,涉及到很多事情,比如文森特说是斗鱼带有欺骗性质的骗他签下的合同,而斗鱼则公开否认。
  
  再比如,斗鱼曾一口气起诉10位主播,包括洞主、王者小弟、浪子彦、机智的蛋糕等知名主播。此后有贴吧网友曝出了几张主播被起诉的裁定书,其中阿倪蛋糕店被冻结银行存款1800万,洞主被冻结银行存款1800万。
  
  当我们再往前追溯,实际上,在电竞圈这样的跳槽违约事件并不仅限于游戏直播领域,在电竞俱乐部发展的早期,同样比比皆是。
  
  2011年初,一支富二代成立的云南俱乐部DK私下挖角,给EHOME战队的两名主力徐志雷和周扬各塞了5万元—这笔钱超过了两个人过去一年获得的奖金总和。顷刻间,这支几天前还在一起吃庆功宴的王者之师土崩瓦解,EHOME战队很快不复存在。
  
  可就在2015年,DK宣布解散的微博声明在电竞圈中扩散开来,其首席执行官Andy在声明中阐述的解散原因有国内俱乐部和联盟体系都不完整、电竞圈拼钱挖角大环境畸形、少数俱乐部成员认为俱乐部管理不人性化、官方赛事对外援问题的不断变卦等。
  
  二
  
  关于挖角、跳槽,直观的是的确迅速的带给了这些电竞俱乐部成绩、游戏直播平台流量,但是同时也带来了急剧升高的成本压力。
  
  比如电竞俱乐部,DK可以用5万元就挖来冠军战队的队员,但是Uzi2015年底从OMG转会时,仅转会费就达到了5000万,年薪千万。
  
  而在游戏直播领域,这个数据更是涨幅吓人,2014年前WE战队的草莓退役,签约战旗TV,当时的价格是500万元一年,但是这个价格已经引起了各方的震撼。
  
  这个数据并未能保持多久,到了2015年1000万、2000万就已经成为了常态,而Miss从龙珠转战虎牙时,更是签下了3年1亿元的合约,PDD2016年加盟熊猫TV时据传签约价是每年4000万元外加2%熊猫TV的股份。
  
  游戏直播平台为了快速发展而疯狂的挖人的背景之下,最大的受益人很显然的是这些主播,当各个游戏直播都陷入亏损的泥沼时,这些主播却一个个成为了年入千万的富翁。
  
  而很显然的是,游戏直播平台正在模仿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亏损换取发展的速度,比如京东依旧在亏损,但这不妨碍其公司的价值。
  
  但是,一个不可忽视的话题是,游戏直播平台这样的亏损换发展的模式似乎看不到尽头。
  
  在这一次斗鱼疯狂的挖王者荣耀的主播之前,实际上斗鱼已经依靠大笔的砸钱在游戏直播领域成为了领头羊的位置,其《英雄联盟》、《DOTA2》等流量大户的项目遥遥领先其它平台。
  
  但是,伴随着《王者荣耀》的出现,游戏直播平台进行了重新的洗牌,虎牙由于早期的布局成为了最大的赢家,而企鹅电竞由于背靠腾讯已经独特的生态同样开始崛起,斗鱼则在该项目上成为了落后的那一个。
  
  原本直播平台的战争已经慢慢进入尾声,但是好像随着王者荣耀的走红,开始进入新的战争阶段,那么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是不是以后只要一款游戏爆红,那么就得重新再来一次大规模的挖角、跳槽事件?
  
  游戏直播平台领先的壁垒似乎并不牢靠,现在落后的战旗、熊猫等可能完全因为一款游戏再次走到前面。
  
  亏损不可怕,可怕的是亏损之下,依旧不能保持第一的位置。
  
  三
  
  伴随着这一次,法院对嗨氏、张大仙出具的远比当初仅仅是冻结英雄联盟那几位主播严厉的禁播条令,看上去司法正在慢慢的完善整个产业的利益链条。
  
  但是,司法向来都是最后的手段,是那一条底线,而不应该成为常态。对于整个直播行业来说,现在急需要的是行业的自我约束。
  
  斗鱼当年是诉讼方,这一次是被诉方,角色的变换之下,实际上就是每一个直播平台就存在挖人和被挖两种概率。
  
  参考电竞俱乐部这几年的发展,我们发现电竞俱乐部这几年已经规范了很多,而这当中不可忽视的就是行业的自我约束起到了作用,ACE联盟的存在已经是每一个电竞战队都不可忽视的存在。
  
  前段时间,Ti6冠军战队Wings风波闹得满城风雨之时,ACE联盟直接发出一封封的处罚公告Shadow、跳刀跳刀、ICEICE罚金一个月合同工资,禁止TI7后五场俱乐部赛事出场资格。而挖来了Faithbian和Y队的Ehome被直接踢出联盟。
  
  ACE联盟的做法是否正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正是ACE联盟的存在迅速的将该事件平息下来,并且稳定了整个中国DOTA2的战队生态。
  
  再看另外一种模式的生态,王者荣耀KPL的生态。在KPL的模式当中,它尽力的在模仿NBA的模式,包括职业选手的转会、工资的设定都在一个组织下进行管理,一旦违规直接重罚。
  
  而参考职业体育,比如足球的生态环境当中,俱乐部之间关于球员的转会,一个先决条件是俱乐部应该首先对接俱乐部,而不是私下的去接触球员本人。
  
  一旦国际足联发现俱乐部通过接触球员本人促成转会,那么将会受到重罚。
  
  在保护期内(合约签订之日未满28岁的球员是3年,已满28岁的球员是2年)违约或诱导违约的俱乐部,除支付赔偿金外,还将受到体育处罚,即禁止其在4个月内参加任何官方比赛,情节严重者可禁赛6个月
  
  在保护期内违约或诱导违约的俱乐部,除支付赔偿金外,还将受到体育处罚。任何与无正当理由终止合同的职业球员签约的俱乐部将被视为诱导职业球员违约。俱乐部将被惩罚在完整以及连续的两个注册期不能注册任何国内或国际的新球员。俱乐部只有在相关体育处罚在下一个注册期开始前已经全部执行完毕的情况下,才能注册国内或国际的新球员。
  
  正是这样的机构的存在,才使得行业相对的在一个稳定的规则下进行。
  
  所以,笔者非常期待直播平台之间能够组建这样一个自我约束的组织,否则将永远陷入挖人与被挖的泥沼,最终吃亏的是所有平台。
  
  虽然,这样的组织的建立将面临众多的困难,但是如果有这样一个组织来裁定平台之间的违规操作,那么必然比通过司法的效率要高的多。
  
  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甚至我们可以简单想一下以下的处罚措施,如某平台私下接触主播挖人,那么:
  
  1:所有其他平台和旗下主播在签约时,签下排他竞业协议,即便要离开本平台,也不得加入那个乱挖人的平台。
  
  2:所有平台与游戏的拥有者或者赛事的拥有者谈判,排除乱挖人的平台。
  
  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指向,让这个产业在一个健康的竞争状态下成长,而不是无序。

    青岛新闻



    生活服务教育培训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