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腾讯称小程序无官方授权代理等合作 小程序套路骗局揭秘

腾讯称小程序无官方授权代理等合作 小程序套路骗局揭秘

小程序套路骗局揭秘


花费1.98万元做出来的小程序,一业内人士认为,收费4000元以内比较正常。

1.98万哪儿去了

第一步

电话或短信联系小企业主,宣称可免费参加微信小程序优选活动

第二步

让参会者误认为是腾讯工作人员或代理公司,收取1.98万元开发小程序

第三步

收钱后不提供服务或仅提供部分服务,发生纠纷即拉黑消费者

第四步

公司改头换面,继续“会销微信小程序开发”

几个月来,在四川成都都江堰卖小吃的王晓红(化名)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寻找收了她1.98万元的“成都永欣浩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欣浩)。

去年11月,王晓红在一次会议营销(又称会销)现场,与永欣浩签订合同,交纳1.98万元,后者为其制作微信小程序推广小吃店。之后,她的电话被对方拉黑,永欣浩公司也不知所踪。直到现在,王晓红期望的“小程序”仍没有半点迹象,1.98万元打了水漂。

与王晓红有类似经历的人不在少数,仅在一个“小程序被骗群”内,就有402名成员,来自全国各地,这样的维权群,还存在多个。

案例1

参加小程序“会销” 交1.98万后被拉黑

这几个月,王晓红不断寻找收了她1.98万元的“永欣浩”,希望找到这家公司退款,但一无所获。

王晓红以卖小吃为生。去年12月,她接到一个自称微信小程序工作人员的电话,邀请她参加12月18日在都江堰智选假日酒店举行的优选活动,全程免费。

王晓红说,会场非常“正规”,工作人员着正装,只允许受邀者一人进入。会议气氛热烈,讲师自称是腾讯公司工作人员,全程讲腾讯公司发展史,微信小程序来源、作用等,最后讲师抛出一个优惠活动,称现场有5个优惠名额,原价3.98万元,现在政府扶持中小企业,只需要1.98万元。

“会上不断有人喊谁谁交费注册一个,我是最后一个交款的人。”王晓红说,她交了1.98万元,拿了一份合同回家,“心里总觉得不对。”

她到网上一查询,找到了很多这种“微信小程序”骗局,仔细一看合同,公司地址仅有一个光华东三路,连具体门牌都没有。她通过业务员彭泽坤索要公司地址,对方却不给。一气之下,她到都江堰南桥派出所报案。王晓红说,民警介入后,这个业务员将她拉黑。

她向青羊区工商局投诉,查到该公司注册地址为建设南路98号6栋1层15号,但该地址同样没有人。工商部门随后将永欣浩列入异常名录。“公司找不到,报案立不了案,钱没了。”王晓红说。

案例2

小程序上线,功能与宣传的相去甚远

来自龙泉驿的蒋明辉(化名)1月18日与永欣浩的同一个业务员签订合同,与王晓红不同的是,整个过程他非常理性。1月20日,他到该公司所在的鹏瑞利A栋14楼确认过,还存了四个工作人员的电话。不过2月底,他的小程序“成都电器维修平台”上线后,他发现样式和功能与会议上宣传的相去甚远。他质问工作人员,然后被拉黑。

“3月初再去公司看,没有人了。”蒋明辉说。

案例3

到公司所在地找人,却发现已人去楼空

去年5月,做搬家保洁的王明与“四川汇聚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川汇聚泓)”签订合同,交了1.98万,让对方帮忙制作微信小程序,并寄希望如会销工作人员所说,上线小程序后可以挣几十万甚至百万。

没有达到预期,去年国庆后,他到四川汇聚泓所在的万科华茂广场找人,却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他拨打腾讯客服电话,客服告知,腾讯没有任何小程序代理公司,他觉得自己被骗了,“腾讯客服告知我,认证一个小程序不过300元,哪里需要近两万的费用?”王明说。

他们的经历并非孤例,网上存在各种小程序维权群

涉及全国各地,仅一个维权群就有402人

所有举报投诉手段都用过了,绝望的王晓红加了各种小程序维权群,试图找到永欣浩的蛛丝马迹。

王明也加入了多个小程序维权群,最多的一个群员达到402人,涉及全国各地。大家汇总过程,惊人的相似:第一,从美团、饿了么等网站获取商家信息,电话联系或短信提示有微信小程序优选活动,让大家误以为是腾讯公司工作人员;第二,会议洗脑,以腾讯公司的资料、微信等注册商标进行宣讲,令人误以为是微信官方举办的招商活动;第三,宣称政府扶持,收取高额费用;第四,只要出现纠纷,电话微信全部拉黑,许多公司直接跑路。“大家将会场发过来的图片一看,发现讲师讲课的PPT都是一样的。”王明说。

正面交锋

客户伪装应聘者找到公司

伪装谈合作终获退款

“他们有正规的营业执照,只要找不到公司所在地,他们高枕无忧,换一个壳继续。”王明说,他还会收到短信和电话各种小程序邀请函,跟最初的招数一样。

3月初,他在拉勾网上搜索“四川汇聚泓”,意外地发现下面留着公司地址:协信中心907。他找了过去,写字楼底下标着907为“四川创梦云企科技有限公司”,“换了地址,换了公司,但是经营范围还是网络科技。”王明说。遗憾的是,他晚来了一步,907正在装修,是一家新入驻的公司。

不死心的他制作了一份简历,面试“四川汇聚泓”销售人员。一番沟通后,对方发来了公司地址:建设路9号高地中心1301。他邀请了两名朋友一起前往。“招聘人员说,这家公司名叫“成都盛彩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3月16日,王明和朋友到了高地中心,面试官正好是曾经为他办业务的业务经理,姓刘,时隔5个月,对方早已不记得曾经有他这号客户。王明说,这次面试让他确认,公司名字地址换了、法人换了,可是人员没换,业务没有换。

3月18日,王明和朋友以谈合作的名义进了经理室,三人将刘经理堵在里面。“我说你们的套路我都清楚了,我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把钱退回来。”王明说,很快,对方就把1.88万元通过支付宝转账给了他。

“这些人都心虚,只要找到他们,他们知道自己干了什么事情,会把钱退给你,但最难的问题是,你去哪儿找那些公司。”王明说。甚至有人找到公司,对方以已提供服务为由拒绝退款,“他们摸准你没有时间来耗诉。”

王明说,长达5个月的维权,群员总结,最有效的退款地方在会销酒店,“打听到新会销地址,在会议开始之前退款,如若不退,当场揭穿。”

公司

承认公司名称更换

拉黑客户是“不想打交道”

3月27日,记者看到王晓红手机中的邀请短信以及会销现场图,短信仅有“微信小程序企业优选活动”,有酒店地址、详列活动内容,对于举办方则只字不提,会销现场的PPT不断出现微信界面截图。

根据王明提供的支付宝截图及微信截图,成都商报记者得知四川汇聚泓业务经理名为刘钦。来到高地中心1301,记者在该公司大堂找寻了一圈,没有看到提示公司名称的标识标牌,入门处仅标为“双创服务示范基地”,连刘钦的工作挂牌也只显示“刘钦,总监”,没有公司名字。

面对记者出示的支付宝转账截图,刘钦承认,王明是公司先前的客户,他提出的一些要求公司无法满足,因此要求退款。“小程序我们做出来了,他自己使用过一段时间后提出退款。”刘钦说,退款当日王明带了两个朋友,当面打了几个电话,“看起来像要敲诈我们,我们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为何不报警呢?刘钦说,“人家只是打几个电话,又没有要敲诈你,我们不愿意与这样的人纠缠,把钱退给了他。”包括刘钦在内的公司三名管理人员均承认,公司现在名称叫做“成都盛彩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原来的公司名为“四川汇聚泓”。“我们公司也有选择客户的权利,拉黑这样的客户就是不想跟他们打交道。”其中一名管理人员说。

该公司业务负责人夏先生否认冒充腾讯代理公司,表示小程序认证费用仅有300元,但是因为需要额外技术力量支持,才收取这么高服务费用。当记者问为何要更改公司名称,变化办公地址,他们表示“采访结束”。

根据公开工商信息查询,四川汇聚泓及盛彩天下文化传播法定代表人不同,注册地分别为锦江区和青羊区。

腾讯:

小程序认证费用仅需300元

没有官方授权、官方代理、独家代理等合作

小程序开发究竟值多少

情况一 小程序的注册,面向个人和组织都是开放的,微信平台不会收取费用

情况二 如果需要申请微信支付权限,则只需要缴纳300元认证费用完成认证

情况三 以“小程序开发”在淘宝上搜索,报价有几十元、两三百元到两三千元不等

情况四 行业人士称,如果是商城解决方案,包括点餐、结算等功能,则需要五六千到万元之内

3月29日,腾讯公司方面表示,腾讯公司与永欣浩、四川汇聚泓没有任何合作关系,腾讯公司也收到了许多第三方小程序开发商假冒腾讯及微信官方名义,对商户进行虚假宣传并收取高额费用的投诉,腾讯于去年11月14日揭露过这些企业的常用套路,与王晓红、蒋明辉、王明的遭遇高度相似。

“腾讯公司小程序没有官方授权、官方代理、独家代理的合作形式,遇到任何打着这类旗号的第三方公司,都要提高警惕。”这位负责人表示,对于制作小程序的成本,因为小程序的功能、实现难度、制作周期不同,腾讯无法提供一个参考标准。但是,小程序的注册,面向个人和组织都是开放的,微信平台不会收取费用,如果需要申请微信支付权限,则只需要缴纳300元认证费用完成认证。

成都商报记者以“小程序开发”在淘宝上搜索,报价有几十元、两三百元到两三千元不等。一名不愿意具名的小程序技术行业人士透露,如果只是展示型的小程序,页面只有几张照片和文字说明,微信官方本身就有模板,300元认证费即可:如果是商城解决方案,就是点餐、结算等功能,则需要五六千到万元之内。

“目前的会销,大部分打的是擦边球,主要以抢注关键字为卖点。”这位行业人士称,如文中当事人“成都搬家保洁网”“成都电器维修平台”皆是卖关键词,但是这种关键字到底有多大作用,有多少人会用这些关键字来搜索,能起多大作用,是一个问号。按照页面设计,这两种小程序,收费4000元以内比较正常,该行业人士称。

工商

涉事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成华区工商局消保科负责人表示,因为有消费者投诉,目前永欣浩和四川汇聚泓因为不在登记注册地址中,经过查实后皆被列入了企业异常名录。“列入了异常名录,企业大型交易就会受到影响。”这位负责人表示,但是如果公司改头换面,再以另外一家公司开展活动,工商部门很难处罚。“我们只能针对现有的,或者是原有公司的违法活动进行查处,而且前提是要找到这家公司。”这位负责人说,只要找到这家公司,对于该公司是否存在虚假宣传和对消费者显而易见不平等条款,工商部门均可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查处。尴尬的是,公司跑路,改头换面,工商部门缺乏强制传唤和刑侦手段,无法确定四川汇聚泓和成都盛彩天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否一家公司。

而负责处理过王晓红报案的都江堰南桥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此事涉及合同纠纷,当事人可以到法院进行起诉。

律师

涉嫌合同诈骗,可以合同纠纷起诉

四川广力律师事务所律师邢连超认为,利用互联网技术收取高额的服务费,最终跑路,可能涉嫌合同诈骗,但是到底是合同纠纷还是合同诈骗要辨别有难度。公安部门如果不立案,是因为从单个合同来看,的确很难判断,这是一个企业正常经营行为还是涉嫌合同诈骗。“要构成合同诈骗的一个前提,是有大面积的受害人报案。”邢连超说,从个人维权的角度来说,只能以合同纠纷起诉。若要集体向公安部门报案,因为管辖权不同,在现实中操作有难度。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律师蒋健认为,对于刑事案件来说,事发地和公司注册地所在的公安部门均有管辖权,如果这件案子确实指向同一群人,这些区域的上级部门可以并案处理,但是从目前案件来看,因为单个案件额度较小,实施人又不是同一群人,要定为合同诈骗有难度,“目前能够进行维权的办法,只能以合同纠纷进行起诉。”


    青岛新闻



    生活服务教育培训休闲娱乐